尺規三角評方圓 丹心熱血育良才

發布者:宣傳部發布時間:2020-12-31瀏覽次數:1625

——記先進制造工程學院劉丹萍老師

在劉丹萍老師的辦公桌上,疊放著各種尺寸的工科圖紙、日常的課程構型集訓題和指導學生參賽的繪圖試卷,小山一樣的材料將她團團圍住,雖然已經記不清修改了多少遍,但她對班上每個學生的作圖風格如數家珍。 

劉丹萍,2017年入職合肥學院,現任先進制造工程學院實驗教師。從教以來她先后獲得第二屆安徽省應用型高校聯盟青年教師基本功大賽一等獎(工科組)、第十二屆“高教杯”全國大學生先進成圖技術與產品信息建模大賽優秀指導教師等多項個人和團體榮譽,2020年12月她以優異的表現榮獲合肥學院首屆“課程思政”教學競賽一等獎。



投影法與思政的不解之緣

“每天最快樂的事情就是上課。”采訪伊始,劉丹萍老師親切地笑著說道。劉老師所教授的《機械產品表達》課程,旨在培養學生掌握繪制和閱讀工程圖樣的基礎技能,而想要學好其中的難點,繞不開投影法。投影是什么?大到航空航天制造、小到螺母配件生產都與其密切相關。將三維結構展現在二維圖紙上,需要抓住每個視圖中的主要特征并將復雜的線條直觀化,這對空間想象能力要求極高。和大多數工科課程一樣,起初同學們并沒感受到投影法與他們習以為常的思政課有什么關系,甚至還因為內容抽象產生了畏難情緒。

“翻閱投影史,竟能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未知的領域浮現在大一新生眼前,而這才僅僅是“冰山一角”。從公元前 5 世紀《列子》一書中對“形枉則影曲,形直則影正”的認識,公元 4 至 5 世紀南朝宋時宗炳的焦點透視理論,再到11至12世紀北宋郭熙提出的“三遠”之法、“可居”、“可游”、“山形面面看”、“山形步步移”的構圖理論,投影法變得越發生動了。“初讀《夢溪筆談》是在高中,沒想到學習工科之后又能‘溫故而知新’。”沈括“以大觀小之法”的獨特見解,既是中國傳統繪畫的創作方法,又是以中國式語言表述的關于透視問題的科學結論。在劉丹萍老師的帶領下,學生們沿著歷史的書脊行走,看到了投影法的前世今生。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從蘇軾的詩句入門,掌握看“廬山”的方向,再到“看清楚減速器齒輪軸需要多少個方向”,劉老師十分擅長循循善誘。如果說投影法的歷史讓學生深感震撼與自豪,那么在實踐操作中,投影也無處不運用到哲學思辨,這個較為隱蔽的思政元素少有人察覺。唯物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工科領域運用范圍同樣十分廣泛,機械產品表達中最重要的知識點——正投影法便與此息息相關。經典題型“二求三”要求根據給定兩個視圖想象出第三個視圖,這就需要抓住其主要矛盾,將復雜問題抽絲剝繭,從而找到突破問題的關鍵點,而這恰恰考察了辯證法在工科專業中的實際應用。

工匠精神躍然于圖紙之上

課程思政教學不能把理工科專業課程當作思想政治課講,也不是簡單地講完理論再進行思想政治教育,而是要深挖內涵,“工匠精神”便是思政元素貫穿于工科專業的完美表達。在劉丹萍看來,工匠精神就是持之以恒,是對極小問題的執著、多次思考和反復打磨。在帶隊參與競賽時,她要求所有學生繪圖前首先練習畫一百次工程箭頭,既是磨練筆法,更是打磨心性。“圖紙是工程技術界的語言,我覺得這個語言很美。”劉丹萍談到圖紙時眼里有光。



“圖紙上不能有任何錯誤,如果畫錯一條線,或者寫錯一個數字,那么根據錯誤的圖紙加工出來的產品必然是個廢品,工廠也許就是因為這個錯誤而倒閉,甚至會威脅人身安全。”劉丹萍千叮嚀萬囑咐,卻總有學生粗心大意。因此,每節課前她都會抽空訓練孩子們的“基本功”,將哪怕一毫米的筆誤指出。后來,不管劉丹萍是否審閱,學生能夠主動走上講臺糾正自身的錯誤并完成修訂,這讓她倍感欣慰。

從學生到工程師,從學校到車間,其間的距離如何丈量?為了縮短學生理論轉化為實踐的周期,劉丹萍帶著他們走上賽場,共同面對細節結構增加、可活動范圍和空間變大、系統培訓要求提高等諸多挑戰。她利用智力構型和尺規繪圖拓展學生思維廣度,在信息不完整的前提下,讓立體結構成為可能,準確完成產品表達。雖然耗時半年準備,但首次比賽并沒有取得理想成績,這也讓大家進一步感受到,制圖不是立竿見影的事情,養成嚴謹認真、精益求精、勇于創新的“工匠”精神和持之以恒、敬業守信的工作態度并非一日之功。

在她指導過的眾多學生中,有一位令人印象深刻——孟超群,從初學乍練、制圖粗糙到經歷無數次繪制測量后,突然有一天,毛躁的線頭從他的圖紙上消失了。該同學經歷了“滑鐵盧”的失敗后并沒有氣餒,次年一舉奪得第十二屆“高教杯”全國大學生先進成圖技術與產品信息建模創新大賽二等獎。到現在,劉丹萍還保留著他練習的每一份作業,厚厚一摞圖紙記錄了一個孩子的成長蛻變。

思政育人的種子埋藏于心

與人文社科類專業天然存在立場導向不同,理工科基于自然認知,教學過程突出對“技”的掌握及應用,這也是理工科思政教育存在的難點。如何破題,劉丹萍給出了她的答案。她認為,思政與工科專業課程并非是兩極對立的,相反,它也能像與文科專業那樣相互融合。“課程思政不是一板一眼,不是在課件中插播名人名言或者政治理論,而是將相關要素打散、滲透在日常教學中,起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現在大家都在談課程思政,這個提法也許很新,但于劉丹萍而言,這不過是將大學時代的內容換個說法。十來年前,那時候還沒有“課程思政”這一概念,但在她的心中已經埋下了思政育人的種子。劉丹萍的老師與當時身為學生的她分享了繪制A0圖紙的故事,在長達一至兩個月的時間專攻這一件事,即便條件艱苦、滿手凍瘡。劉丹萍被這個場景震撼到了,她想象了未來與圖紙為伴的工作場景,并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心跳加速,莫名向往。在高度沉浸式的繪圖體驗后,劉丹萍看著自己完成的圖紙如同一件藝術品般賞心悅目,強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她把這份責任感牢牢記住,在走上教師崗位后,傳遞給了更多渴求知識的年輕人。

如今,劉丹萍巧妙運用信息化教學手段,根據當代大學生的興趣點融入思政元素,不經意之間讓學生受到感召與啟發,引導其增強學習的主觀能動性。“推進課程思政,需要老師轉變自身觀念,站在學生角度考慮問題,增強學生認同感、信念感。”課程思政工作的開展,也許就在不知覺處,如春雨般潤物細無聲,立德樹人的成效也不在一時,甚至能伴隨學生一生。

談及榮獲合肥學院首屆課程思政教學競賽一等獎的感想時,劉丹萍謙虛地表示自己是幸運的,同時向院系教學團隊“傳幫帶”青年教師的模式表達了感謝。她回憶起參賽歷程時感慨道“專家一針見血的問題點評使我醍醐灌頂,課程思政不是浮于表面,是讓學生自己去感受,絕不是喊口號。”通過比賽,劉丹萍意識到自己授課的廣度和深度不夠,還需要進一步思考課程思政轉型的思路,將其更好地應用到教學實踐中去。
                              

  (宣傳部 解雅婕 學生記者 季夢翔 任杰)


彩神-官网